合肥三元纤维膨胀剂厂是国内最专业的SY-G高性能膨胀抗裂剂,SY-T高效特种膨胀抗裂剂生产企业,中国混凝土外加剂协会理事;公司主营产品FQY-Ⅱ新型混凝土膨胀剂、FQY高性能膨胀剂、纤维膨胀剂、KLC混凝土防腐抗裂剂、SY-T高效特种纤维抗裂剂、WE-CFA防腐型抗裂防水剂和MCRA混凝土防腐阻锈剂、WG-CMA三膨胀源抗裂剂。
新闻中心
企业新闻
业内资讯
技术文档
联系人: 杨麒
电 话: 0551-64398239
传 真: 0551-64398239
手 机: 15395156236
邮 编: www.ahfsy.com
地 址: 安徽省合肥市铜陵北路
信息内容
铁道部下属企业垄断车票网上售票支撑能力不足
发布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2-2-5 8:57:44 阅读:68次

每年1~2月间,世界上最紧俏的一种商品,当推中国春运火车票;而掌握这种商品独家发售权的中国铁路系统,则成为全世界最忙碌的卖家。
  今年,这个卖家也大举进军电子商务,在中国铁路客户服务中心官网12306.cn开通春运售票服务,于是该网站毫无悬念地成为今冬电商界的一朵奇葩,尴尬也随之而来。
  根据互联网排名网站Alexa的排名,昨日,12306.cn单日访问量已飙升至全球106位、逼近了京东商城的第93位。而在春运开始前,其单日排名基本上在千名开外,其三个月来的平均排名也仅为1147位。
  随着春运高峰的到来,它的排名料将继续上升。但在巨大的访问压力下,这个由铁道部下属企业开发维护的网站却几次濒临瘫痪,一些旅客也遭遇购票失败却被扣款等问题。
  “铁老大”做电子商务,毕竟还不够专业,既然如此,为什么不引入更加专业的服务商来参与呢?春运售票的蛋糕,究竟分给了谁?谁才有资格分?为何不用在线订机票模式?
  一位接近铁路系统人士告诉《第一财经日报》,目前12306.cn的主要困难在于访问量太大,服务器能力无法支撑。
  网站支撑能力不足,容易崩溃,众多购票者却只能面对报错页面兴叹,这种“浪费”令12306.cn饱受诟病。
  互联网人士王玉圆在专业网站建议,参考飞机票订票方式,提供对外接口,将大部分访问量分流到合作网站上去。
  这个在机票、酒店预订领域广泛采用的方式,是否会被铁路系统采纳?
 上述接近铁路系统人士认为,目前这种方案不太可能被采纳,铁路系统对自身技术认可度较高,且存在利益分配问题。
  若采用与其他网站合作,则必然涉及收入分成问题。目前,在旅游分销行业,携程、去哪儿等预订网站均与各代理商确定了分成比例。
  媒体报道,携程曾在2008年三季报披露,从每张机票中抽成平均为41.7元;采取指向代理商页面模式的去哪儿,则根据其引向代理商的点击量进行结算,大致从每次成交中获得6元。
  一位互联网公司的高级产品经理对本报分析称,如果放开网络购票接口,实行飞机票购票形式,好处立显:既能帮助铁道部网站减轻压力,还能在多个网站接触到更多潜在用户。
  但上述接近铁道部人士表示,目前主营铁路网上售票业务的是铁道部下属企业,属垄断行业国企,所以短期来看放开不太可能。航空领域虽也是国企为主,但却是多家公司竞争的局面。
  

  肥水不流外人田
  目前,12306.cn主要由铁道部信息技术中心和铁道科学研究院进行开发和维护,小范围业务如支付接入、硬件整合等外包给系统外的公司。
  据本报调查,开发12306.cn的铁道部信息技术中心下属有多家企业,其法人代表均为其中心主任。
  而负责运营维护的铁道科学研究院已于2002年由事业单位转制,目前是铁道部直属大型科技企业。
  铁道科学研究院电子计算技术研究所(下称“电子所”)是具体负责运营的主要单位,其主页显示,电子所有另一个名字——“北京经纬信息技术公司”。根据工商资料,这是一家全民所有制企业,即国企,成立于1992年,注册资本5000万。
  而电子所的研究领域与成果中即包括铁路客票发售和预订系统。已多年未更新的介绍称,将研究客票系统 5.0 版,以实现客票销售渠道网络化、服务手段现代化、运营管理信息化为目标。
  据媒体报道,铁路系统之外,能够参与网络售票项目的企业寥寥无几,主要是太极股份、网宿科技。
  太极股份在2011年半年报中披露,其签订了铁道部互联网售票系统项目。但有媒体引用其相关负责人的话称,该公司只负责12306.cn网站的硬件集成,对于操作系统、数据库、中间件、软件的实施都不负责。而网宿科技则仅为12306.cn网站提供CDN加速服务。
  此外,在12306.cn的支付页面上,可以看到提供支付接入服务的有工、农、中、招等四家银行和银联。
  “虽然(开通网上售票)是一个积极的变化,提供了一个新的购票渠道,”北京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赵坚评论称,“但铁路系统还太过封闭,应更加开放。”
  雅虎中国原总经理谢文也认为,飞机票的网络订票搞了好多年,铁路网络售票已经算晚了;做得这么晚却没有做好是不应该的,因为已有足够的经验、专家、专业服务可供咨询。
  他认为,铁路系统的问题就在于不找最好的,只找自己人,“肥水不流外人田”。(

 
 

打印本页 || 关闭窗口